四川交警與女協警開房並“丟槍”一事已經逐步淡出公眾的視線,但是“女主角”四川合江交警支隊協警小李的生活卻沒有恢復平靜。小李告訴記者,為證清白,她在看到發帖當天就去醫院做了有關“處女膜”的婦科檢查。“我沒有與他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,我連戀愛都沒有談過。”(7月17日人民網)
  事情本來並不複雜:4月26日,合江交警大隊副隊長許江到瀘州辦私事,不僅佩戴槍支,還讓女協警小李隨行。5月23日,網上的一個帖子讓原本“簡單”的事情變得“詭詐”。該帖子爆料:四川省合江縣交警大隊副大隊長許江帶女下屬開房弄丟配槍,並長期與女下屬保持不正當關係,與合江一家汽車修理廠有不正當利益輸送關係。
  丟槍、開房、長期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,足夠吸引眼球的爆料,迅速被媒體關註。5月26日,經合江縣監察局研究,報合江縣人民政府批准,給予許江開除公職處分。經合江縣紀委常委會研究,給予許江開除黨籍處分。
  許江被“雙開”後,作為當事人的小李自然受到牽連。為證明自己清白,小李和家人一起去醫院做了處女膜完好的婦科檢查。然而,面對同事的異樣眼光,街坊背後的指指點點,小李總不能把醫院出具的“處女膜完好證明”貼在自己臉上吧?
  在古代,女人的貞操真的比性命還重要。女人丟了貞操那可是一件不得了、了不得的事情。正因為如此,那些守身如玉的女人,甚至可以為其立貞潔牌坊,大受褒獎。其享受的精神榮耀,可能要超過現在的“道德模範”。
  當然,現在再談“貞操”似乎已經不合時宜。一來,“貞操”這東西的確不太好界定,運動等多種因素可導致處女膜破裂;二來,隨著整個社會思想多元、價值多元,人們的行為方式也各不相同。“貞操”之於不同的女人,其重要性就不盡相同。當然,既然協警小李很看重自己的貞潔,有關方面就該幫小李找回失去的清白。
  合江縣交警隊占盡天時地利。據悉,許江被雙開後,合江交警隊要求小李在家休息。小李告訴記者:“我合同到8月初就到期,估計交警隊不會和我簽約了。”我認為小李多慮了——既然你是清白的,合江交警隊憑什麼不和你簽約?
  合江公安局也大有可為。法律講究以事實為依據,許江和協警小李有無“不正當關係”應當尊重事實。合江公安局雖然不能發文證明協警小李是否清白,但相關調查組應當給許江的問題一個具體的交代。許江雖然在5月底就被“雙開”了,但相關部門仍然留有一個尾巴:“對於網友反映的其他問題,相關部門正在進一步調查。”
  許江“丟槍”過程並不複雜,複雜的是合江公安局有關官員。比如,他們將“丟槍”說成槍支“失去控制”,玩文字游戲是假,玩弄公眾智商是真。既然合江方面成立了調查小組,許江是否長期與女下屬保持不正當關係?與合江縣騰飛汽車修理廠有無不正當利益輸送關係?都應當給公眾和當事人一個交代。這不僅事關當事人許江與小李,還事關政府的公信力,事關黨紀國法的嚴肅性。
  文/張衛斌  (原標題:比處女膜證明更重要的是真相)
創作者介紹

童軍

zo95zosum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